十字路口,我没有喝酒,有点恶心

时间:2019-08-08 来源:www.piermaua.com

金百利国际

  4978177-bff11bcf463f637a.jpg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现在是23:43分,电车半路没电了,回到店里充电,躁动的马路,括噪的人声这一刻安静了很多,衣服被汗水湿透,酣畅淋漓的舒坦给,把所剩的酒精一干二净的全部带走。

  手机里,隔壁老樊的烟嗓还是听出来了孤独,听出了无奈了。

  夜越深的时候马路边上的单人更多,白天的匆忙,掩盖了这些人原本更真实的表情,周而复始,行色匆匆的过着,走着,奔跑着。

  安静跟独处是一对孪生兄弟,卸下白天的精气神,点上一支烟,坐在马路沿子边,喝一口瓶装水。我曾经很多次都是在马路沿子上坐着,看来往的车辆,看来往的行人,或者我唱一首歌,我喊一个名字……

  很多人说是文艺,也有很多人说是疯子。

  不接受,不反驳,是什么都无所谓,主要还是我了。

  那么我为什么会突然自然的写了上面的一段文字呢?

  可能,久违的所谓的灵感来了吧。

  好,注意,一篇小小说来了。

  名字虚构,内容现象,题目就叫做十字路口。

  现在是23:58分,距离你到约定的路口还有两分钟,我不是第一次见你了,却想最后一次见你了。

件。

  第一,结婚前存款50万。

  第二,市区买一套100平以上的房子。

  第三,车子随便,代步就行,但不低于20万。

  我端起一杯白酒,一口喝完,笑着对你父亲说了句,我会努力。

  今天是我毕业的第12个月,也是你毕业的第12个月。是我来上海的第10个月,也是你来上海的第1个月。

  前九个月你说考研,我很支持你,后来快到考试的时候你说觉得靠不上就在家附近找了一个工作。

  我没有说什么,要不是老同学在ktv里遇见你在陪酒,我真的不知道你会说很赚钱的工作是这个了。

  第一次失望,我在电话里跟你吵的很凶。

件了,我干嘛还要去工作呢。

  说的理所应到,说的慷慨激昂,我回了句,哦,结束了那天的聊天。

  后来你又去了市区找了个对口的工作,我在想这样也稳定了,之前有了自己的小目标了。

  两个月你就辞职了,你说工作太压抑,不适合你。我没说什么,就说来上海吧,我俩一块努力。

  一个月前,你妈妈给我说你要来上海了。

  我提前请假在火车站接你,你空着手,只背了个小包什么都没有带。

  我:你不带衣服换吗?

  你:你不是在这里,给我买啊。

  我:你工作找好了,什么时候上班?

  你:没有,我先在上海玩几天,在去找工作。

  我:那我问你,你不是说已经找好了,过来就上班了吗?

  你:我不这样说你会叫我过来吗?

  我:好吧。

  托熟人给你安排了工作,你干了一个星期,说太累了,不适合女孩子。

  我:那你说什么工作适合你?

  你:躺着就能挣钱,来钱还快的那种。

  我:有啊,那你去卖啊。

  那晚的吵架是认识两年里最严重的一次,我承认我言重了,说了难听的话,对你有了其他的认识了。

  你摔门而出的时候,我没有去追。

  所以今晚你约我在路口见面的时候,我知道该给你个交待了。

  我:对不起,我对你的承诺提前不算了。

  你:哼,不要我了呗,我真的瞎了眼跟你两年,你还说养我,就你这个丝拿什么养我,看到没,我这半个月躺着挣的钱,多吧,够你一个月的工资了吧。

  我承认你甩在我脸上的人民币很疼,不是打在脸上的疼,是替你惋惜的心疼。

  我转身离开了。

  至此再见。

  终究改变的是人对人,你温柔好看的外表下,有着我抓不到的贪欲了,我承认了,我做不到你说的未来。

  两年前的十字路口,我在学校门口遇见你,你第一次触动我的心,我叫它爱情。

  两年后的十字路口,我在无名路的路口再见你,你最后一次触动我的心,我叫它恶心。

  好了,现在是24:27电车电差不多了,我该回家了,凌晨有风,不燥。

  晚安,你们!

达到当天最大量